DAC邀请赛趣文战报 太子事败 强敌授首

DAC邀请赛趣文战报 太子事败 强敌授首,水友原创的DAC趣闻战报一起来看看吧。DAC上VG战队的发挥不错,但是在决赛中很遗憾的输给了对手丢掉了冠军。

DAC邀请赛趣文战报 太子事败 强敌授首

  魔都 太子行宫

  屋内一黄衫男子昂然立于落地窗前,俯瞰魔都夜景,手中酒杯轻轻摇曳,优雅从容,右手柔顺的指向书架,一招隔空取物,一张《命运》就放在唱机之上。男子随乐曲起而闭目低吟,微微颔首,忽见一人,身形巨大,立于阶下。

  “冰元帅,来了为何不通秉一声?”男子笑道。

  “微臣不敢打扰太子雅兴。”巨人拱手,也不下拜。

  “可知今日召你前来,所谓何事?”太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背手望向窗外。

  “微臣只听说,今日要与B皇兵戎相见。”冰元帅非中土人士,大凡朝中礼仪,名讳禁忌,盖不遵守,言行举止更有些癫狂。前日与国土军师共赴清池沐浴,归来时竟与路人大谈国土军师器大雄伟,甘拜下风,端的是满朝皆惊。但其大才无双,且大是大非之前,他自有计较,故无论B皇与太子,都格外器重。

  此时,包学士,黑将军,芬太傅已到。太子见众将齐备,便坐于龙椅之上,众人神色惊愕,呆立当场。太子招手让众人坐下,道:“诸位大才,我太子府怕是容不下各位了,列位请看,八师傅无尺寸之功,封为八贤王;白将军弃我而去,受封怒吼天尊华莱士周三买一送一马当先拉谁说话大司马。而诸位,随我监国护家,夙兴夜寐,内除奸佞,外斩强敌,却不得封侯拜相,是何道理?故我今日,打算兵谏父皇,劝其禅位。此非为我一人之私,是为各位前程,万民福祉,天下公道。”

  芬太傅抢前一步,拜于地下:“太子监国护国,劳苦功高,攘外安内,四海归心。此次魔都大战,万众瞩目,正是扬威天下之时,天时地利人和汇聚,此时不举事,错失良机矣。”

  包学士亦半跪于前:“吾皇式微,内不能服众,外不能御敌,太子为天下苍生计,先礼后兵,顺势而为,统领万民,齐心以抗外侮,实乃万全之策。太子只管向前,微臣愿尽绵薄之力。”

  冰元帅沉吟道:“吾虽非中土人士,但素知起大事者,必名正言顺,不知太子此次师出何名?”

  太子笑曰:“此事易耳,EG来犯,父皇整军备战,对外便说是太子府与禁军操练,吾皇负伤,身染沉疴,禅位于我。”

  众人皆拜服于地:“太子深谋远虑,吾等不及。”唯有黑将军,一脸疑惑,呆立不动。黑将军人称DOTA白求恩,不远万里,横跨欧亚投至太子门下,骁勇善战,唯一不足,乃不通国语。

  芬太傅皱眉道:“黑将军可有疑虑?”

  “BIG HIM or BEAT HIM,just this(大他还是打他,就这个问题)”“BEAT HIM。”“OK。”

  “时候不早了,诸位回去准备吧。”太子看着窗外,魔都的雾霾突然散开,像是早晨旭日初升之时,但已是正午时分了。

  “是,太子殿下。”众人正欲告退,却被太子叫住:“今日之后,要叫陛下。”

  话分两头说,原来Ti4之后,神器更迭,8师傅率队问鼎,悄然隐退,来投B皇,B皇感其诚,封为八贤王。而前太子塞拉摄于太子之威,夤夜出逃,B皇爱子心切,分派冰元帅与鸭司令辅佐二子。一时间帐下将才凋零,得幸八贤王于行伍之间,拔擢一将,赞其能可与冰元帅一较高下,此将亦兢兢业业,在国土军师的苦心教导之下,多次护驾有功,B皇赐名二冰,授辅国将军衔。前太子府太傅白帆与B皇情同兄弟,见B皇帐下空虚,亦弃太子而来,B皇为之动容,特封为怒吼天尊华莱士周三汉堡买一送一马当先拉谁说话大司马,跳刀入殿,泉水行走。

  却说太子起事,早有人报入宫中,B皇升帐点将,却不见八贤王。便询问二冰将军。

  答曰:“昨日连番大战,八贤王身心俱疲,路见一店,上书《休闲按摩》,便去了,之后即不得见他。”正说间,八贤王匆匆赶来,衣衫不整,睡眼惺忪,拜于阶下:“吾皇有急事相商,老臣不能及时赶到,望乞恕罪。”

  B皇为人谦和,竟不动怒,端坐殿上,轻抚椅把,神色竟有几分戏谑:“八贤王,我道你是多朝老臣,怎不知我朝律例,在职文武官员,不得招妓宿娼?”

  八贤王听闻,慌忙拜伏于地:“吾皇圣明,老臣久疏战阵,连日征战颇有些疲惫,昨日路遇岭南(注:岭南就是广东地区)异人,乃大家高人,一手按摩拳法实乃保境安民,健体强身之神器,人称大保健!断不是去什么烟花柳巷之地啊。”

  B皇大笑不止,见国土军师与白司马皆有不悦之色,挥手止之。转向八贤王说道:“无妨无妨,八贤王快快请起。只是不知我云贵风情,比这岭南佳丽,孰高孰低?”

  八贤王面色稍解,沉思半晌,慢声道:“我天朝先烈太祖有云,无察不得妄言。陛下日后若是临幸云贵,寻访民间,务必携老臣同行,到时老臣自有比较。”

  一时间帐内气氛欢乐,独有国土军师深锁眉间,轻声叹气。“大敌当前,吾皇需细思退敌之策啊。”

  “敌?何人是敌啊?”B皇笑道,“朕大皇子,天资无匹,但懈怠成性,但做一安乐公足矣,故此前吾等卖其一阵;今太子则不然,就是朕将这皇位给他,他亦不会欣然纳之,军师可知太子府牌匾VICI之意?”

  国土军师略一细思,倒吸凉气:“原来太子谋反,早有深意!VICI乃西方先贤凯撒公名言,意为我征服。”

  B皇颔首,笑道:“这便是了。小时此子就非要从辅助打起,犹如吾初期之时。根基沉稳,目光远大,恃才傲物,心比天高,他要的东西,一定会自己亲手来拿。吾等若像对阵大皇子那样卖此一阵,他定有被羞辱之感。”

  B皇又道:“父母之爱子,必为之计深远。大皇子但求安逸,则让其远离有实力问鼎之师以避祸,太子他日定为我天朝DOTA执剑之人,需多加历练,总之各位,此战决不可懈怠!”说完闭目沉思,脑海中却尽是与三皇子天伦之乐的场面:稚嫩的笑容,和他兴奋过头的声音“父皇父皇!我又打爆对面中单了!”“乖,下次教教父皇咯。”

  突然间,宫外喊声震天,鼓点连连。白司马起身说道:“必是太子到了,微臣先行一步去准备。”

  B皇点头示意:去吧,难度莫要过高。白司马以眼色回之:吾皇宽心。

  却说太子率众叩关,B皇亦御驾亲征,一时间场面上双方名将云集,声势浩大。B皇扫视全场,松了一口气——只见敌方阵中有黑将军,己方营里有二冰将军,不禁感叹八贤王与姚太尉之好意。(注:场上只有这2个人Ti成绩比B皇差)国土军师附耳道:“太子好抓人,善杂技,黑将军往往不能及时接应,我军可从此寻隙。”八贤王亦奏道:“鸭司令不在,需提防芬太傅的精灵体系。白司马你久居太子府,可有良策?”白司马正色道:“包学士与我情同父子,虽自古忠孝不能两全,然舐犊之情天地可鉴。吾皇但可全力遏制黑将军。”B皇但听一句“舐犊之情”,不禁感慨万千,默默删去IO与黑游侠。

  太子府见黑游侠已出场,心中难免一紧,此次魔都大战,太子府黑游侠体系已天下闻名,无数豪强死于乱箭之下。芬太傅云:“此番BP,必是白司马所为,其久居太子府多年,吾等底细他知之甚深,如之奈何?”包学士长叹一声:“罢了,既然他不念父子之情,吾等也不必客气,白司马虽骁勇异常,然所善者不多,吾等逐一ban之,可保无虞。八贤王虽贵为世界第一三号位,然强行转型,必有不适,抢下其近期所长,定有胜算。”太子点头赞许,遂ban掉司马骑士与潮汐司马。恍惚之间,冰元帅顿悟:“不好,太子殿下,前日惜败于大皇子之手,正是放出了蛇身妖女,若B皇如法炮制,怎生是好!”正说话间,芬太傅脸色已变,只见对面阵中,B浑身金光冒起,毛发舒展,双眼泛红,持一长弓在手,身边的二冰将军,也一身黑紫,化身复仇之魂——此乃B皇成名绝技之一。

  太子见众将面有难色,笑道:“人说知子莫若父,谁说不是知父莫若子呢?此番博弈,我已占得先机也。”遂大手一挥,拿下影魔斧王。当是时,八贤王与白司马之人选已是捉襟见肘,众将面色稍解。太子随后又将钢背司马移除,B皇也不犹豫,把火枪蜘蛛皆拉进黑屋之中。登时太子府诸将脸上掠过一丝窃喜,芬太傅喜不自胜,颤声道:“太子爷,他们——他们没有ban司夜刺客。”冰元帅见状,又露慵懒之色,慢声道:“既然如此,却之不恭。但又一点,国土军师其器甚伟,其莱恩沙王犹如外挂一般,长人一截,不可不防。”太子点头称是:“非是冰元帅提醒,几忘了这茬。国土军师,我素有所知,长期与鸭司令为伴,其莱恩不在鸭司令之下。只是~不知其器甚伟,却是多大?”冰元帅闻言,也不做声,拿出9寸来长一马来香蕉在手上摩梭,众人皆肃然。于是莱恩亦不再场内。

  国土军师见状,沉吟半晌,嘿然一笑,拿出药罐和收音机,放入凤凰传奇的磁带。太子府果然是年轻锐气,刻苦钻研,BP针对白司马,想必场内定要针对八贤王,只是可惜——想到此处,国土军师轻叹一口气,这一切都要有个大前提,那就是,面对的不是B皇。想来接下两手准备,定会让太子府猝不及防。

  包学士眼见对面国土军师与二冰将军的组合,了然于胸,欠身对太子说道:“太子爷,吾皇定是要针对于我,可早做准备。”芬太傅闻言一笑:“包学士宽心,我保你无事。”说话间已带上花冠,肋生双翼,飘起至半空。而冰元帅也化身司夜刺客,准备针对B皇。太子府众将皆大欢喜,唯有黑将军疑虑重重,嘴里嘟喃着:“BEAT?BIG?……”太子轻抚其背:“I will get someone without these problem。”

  阵中如今只欠八贤王与白司马司职之位。B皇自忖如此,点出雷神,以目示八贤王。八贤王突然拜倒在地:“老臣惭愧,方才大梦咋醒,至今半人尚在梦乡,包学士少年英雄,素以对阵凶猛著称,臣乞镇边路以避其锋芒。”国土军师闻言大惊:“万万不可啊,太子名四实一,司职斧王必然钻野发育,吾配出此阵,正是为了压制包学士与黑将军。若八贤王边路迎敌,那举凡禁军阵中,能与包学士一战的便……”“只有朕,能与包学士一决高下”B皇似早有意料,泰然道:“八贤王屈尊来投我,本次魔都大战已经是殚精竭虑,身先士卒,连日操劳,朕亦于心不忍,且包学士人称天才少女,作风果敢,操作细腻,昔日在我麾下不得一战,今日有此良机,朕亦得偿所愿。国土军师不必多言。”国土军师眼见如此,也只能长叹一声,ban掉黑将军的敌法师。这敌法师虽是吾皇成名利器,然黑将军自小仰慕B皇,以B皇为榜样,勤加苦练,终成一代名将,初来天朝之时,B皇赐名首字母B以资鼓励。

[1] [2] 下一页



    您可以使用“← | →”键快速翻页,或者进入全文阅读模式!
    相关文章
    网游美女